法甲

末法乾坤 第二卷:幽雪鸣婵 第三百四十章:皇宫之行

2020-01-17 01:0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法乾坤 第二卷:幽雪鸣婵 第三百四十章:皇宫之行

临近皇城,楚浩云不得不将楚雷鸣他们暂时安置在野外驻扎。皇城势力驳杂,他这八千人进去就跟一个小石子丢尽了湖中一样。再则,虽然有患君常的善意规划了他们的独立,但毕竟没有得到官方认可。

一旦钟维青他们带兵进入,皇城势力随便一个人都能为他们安置一个罪名,分分钟灭掉他们这个小团体。即便他们忌惮患君常,楚浩云与钟维青他们也不敢轻易触动这样的眉头,患君常毕竟是外来者。

黄昏临近,楚雷鸣三兄弟与莫秋澜野外驻扎。楚浩云与钟维青还有萧天跟随患君常一同前往了皇城。当晚,楚浩云与钟维青跟随患君常暂住客栈,萧天则是直接告辞而去。

喧嚣的星月皇城,不禁让楚浩云想起初来时的那一晚。夜十七被倾雪舞打出旅馆,狼狈的逃窜。对于对端木封尘与倾雪舞,他一直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这两兄妹,在这次战争中除了起初的参与,之后就一直处于闭关状态,就连撤离是也是他们的长辈将其带离的。

真不知道,他们当时到底在经历何种境界的蜕变,对于外界竟然那般的不问世事。

一夜静谧,楚浩云安心的睡了一晚。

第二日清晨,患君常的侍卫们叫醒了熟睡的两人。并且告知他们,要求他们一同前往星月皇宫。两人很快便答应,整理了一番后,跟随患君常向星月皇宫而去。反正他们两人早晚也是要被召见的,患君常这一路上的反常,让他们看到了新的希望,就算皇城势力想要打压他们,只要患君常再侧,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

在星月圣院的时候,楚浩云几乎走遍了皇城,唯独星月皇宫没有进去过。

朝霞映照,巍峨百米的宫殿群,汉白玉石阶,九百九十九阶蔓延至高处宫阙。在诸国之中,普通国度的宫殿高度被限制在了千数之下,唯有帝国可成千数之上。就像御兰帝国,御兰帝城不但有着超越千阶的高度,整体规划上也远超星月皇城。

楚浩云好奇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这里的守卫最弱都是归元境初期的高手。钟维青面无表情,看着越来越近的宫阙,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的色彩。唯有患君常,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们刚刚走到一半,宫阙内便出现了大队人马的迎接。为首之人正是楚浩云认识的八皇子羽封!另外,比较让楚浩云关注的是出现在羽封身后的萧天,这家伙身上的封元醚涎竟然已经解除了?这种情况,让他看到一丝希望,与钟维青对视了一眼,各自放缓了脚步。

羽封显然是来迎接患君常的,星月与御兰的直属关系,就像是星月与州郡的对比差不多。羽封笑盈盈的上前,寒暄道:“御史大人,羽封有礼了。本想派人前去请御史大人一叙,却不想御史大人竟然这么早便亲自来我星月皇宫了。请!”

羽封引导着患君常,前往不远处的大殿。患君常微微点头,含笑道:“劳烦羽封皇子了,只是老夫身怀女帝御令,可不敢有所怠慢。不知月辰皇是否在朝?”

简单两句话,羽封就明白了很多。患君常身上有御兰女帝的御令,这可是多年难有一次的。一般每次御兰帝国插手三国之事后,很快三国内部便会又一次波澜。有的湮灭在历史,有的则是成就了名动一时的王侯势力,以此来调控三国的权利。

月辰皇本名为戴天理,是这一代的星月君王,也就是羽封等人的父皇。羽封无奈的笑道:“御史大人上次来的时候也知道,父皇已经闭关。为了星月下一任遴选,目前星月朝堂由我们三兄弟轮流持政。今日是我二哥主事,不过,因为知道御史大人已经来到皇城,我们三兄弟全部都在。”

羽封的话,让患君常笑了笑,没有在多说什么。他的话语中,看似很正常,不过却间接的告诉患君常,在二皇子羽辰眼中,没有他那般的看重患君常的身份。对此,患君常心知肚明,他也不想介入星月的内部争斗,因此就没有接下话头。

羽封也知道患君常的想法,因此在这段不长的路上,很快改变了话题,询问起了患君常为何会与阙九重二人同行。患君常神秘一笑,反问道:“今天既然是二皇子主事,羽封皇子能代月辰皇讲话吗?”

“御史大人说笑了!”

羽封的笑容一滞,不过,很快就将尴尬化解了过去。他们这段话谈完,众人已经来到了星月国最高的权利象征之地,月皇殿!

看着宫阙的金匾,楚浩云很疑惑,为何叫月皇殿?星月中的星呢?然而随着他的进入,他的疑问也渐而被内部的奢华构造带来的震撼所取代。

月皇殿内,明珠璀璨,碧玉成阶,八座金柱,雕龙画凤,栩栩如生。头顶上方,是一片巨大的星辰浮雕,在星辰之光的映照下,仿若真正的天穹星辰,让人有种渺小之感。

朝堂两侧,群臣分立。正上方,一张金玉龙椅,霸气狰狞,龙椅后的玉璧石龙,盘绕山河,俯视天下的睥睨眼神,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空空的龙椅下方,九九玉阶,雕化百兽臣服。

九九玉阶之间,每隔三十三阶,便有一处延伸,分化了三个层次。此时,主事的二皇子羽辰,正端坐在龙椅下方第二阶梯之上,身着八龙银袍,气势泰然。再向下的第一阶梯,摆放着三把相同的座椅,其中一把,明显是刚刚摆上去不久的。左侧,的座椅上端坐在三皇子羽宁,正仔细的打量着进来的楚浩云,眼中闪烁着奇异的色彩。

本来来此,所有人都是要有朝堂之礼,但身为御兰帝国代表的患君常明显不在此列。他直接被羽封引导到了第一阶梯上的位置,与两位皇子同列。

“阙九重(钟维青)见过皇子殿下!”楚浩云微微躬身,使得本想按照原有礼节跪拜的钟维青也选择的躬身。他也隐隐知道三国合谋的事情,对于三国高层本就不感冒。

“大胆,见了星月未来君主,你们竟敢如此无礼!”他们的表现,让朝中一些老臣顿时看不下去了,当即便有一个文官跳了出来,对楚浩云二人职责起来。

楚浩云扫了一眼这里的所有人,这些人中或多或少的都对他有敌意。就连萧天身旁那位,也不例外!

“你也说了,这只是未来君主,并非君主!况且,我天泣宗门人,非是你们朝臣,你要我如何礼敬才算是正确?还有,你是何人?在这庄重的朝堂,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他表现的十分淡然,让不少人皱起了眉头。羽辰没有开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神不时地在患君常与楚浩云身上停留,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倒是羽封,不觉间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你……”那人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楚浩云敢如此与他说话。他不过是一个文臣,身体素质还不如一个军士,在看到楚浩云那双深邃的眼神后,不觉间打了一个寒战。机智的他,赶忙转而向羽辰求助。

“二皇子殿下,此人目无朝堂,更不将我星月未来君主放在眼中,实乃对我星月极大的藐视。老臣恳请殿下下令,擒下这不知好歹之人。”老家伙扑通一声趴在地上,愤愤不平的说着,眼中竟然泛起了一抹泪花,楚浩云都险些被这家伙的表演感到了折服。

“咳咳!”羽辰无奈,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得不出面了。俯视着楚浩云二人,沉稳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

“阙九重,你身为神秘的天泣宗弟子,有些气度与高傲本殿能理解。我星月也非是蛮不讲理之人,本殿准许你以之前礼节为准便可。”羽辰的话,让楚浩云感到了一丝不对,这家伙将神秘与天泣宗几个字咬的十分重,隐隐有将他完全排除在星月子民之外的嫌疑。果然,下一秒钟,羽辰就将矛头转向了楚浩云身侧的钟维青,沉声道:“阙九重之事不提,但钟维青,你身为原秋澜铁骑统领,连最基本的礼节都忘了吗?”

“这家伙,原来是想那钟维青做突破口,找回面子啊!”楚浩云顿时明白了羽辰的想法。在他想通之际,之前那老家伙又跳了起来,对着钟维青冷嘲热讽道:“钟统领,难道你当初被战云俘获后,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为星月臣民的荣耀,还是说,你暗地里实际上已经投靠了战云,否则,你为何在我星月未来君主之前这般无礼?”

楚浩云闻言抬手拦住了双眼怒叱的钟维青。他眯起眼睛,看了看羽辰,有看了看这老家伙,开始有些明白什么了。显然,他与患君常一路而来,让这些家伙感到了不安。他们是想要先制造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在患君常插手之前,将钟维青等人的一切功绩抹去,甚至是将人也可抹去。

这老家伙的指控,若是落实了。那叛国之罪,可是最为残酷的!就如同楚浩云最憎恨的背叛。这已经深深地刺痛了他,当初蓝沧海与霄云宗的悲剧,不也正是因此才造成的吗?

“未来的星月君主?老头,就这么确定,二皇子殿下能够荣登大位?”楚浩云阴寒的声音,顿时让整个大殿完全沉寂了下来。这种敏感的问题,谁敢去触碰?果然,羽辰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了下来。三皇子与八皇子羽封的笑容虽然收敛,但眼中的奇异色彩却越发的明显了。

患君常老神在在,看着星月的朝堂,露出一抹讥讽与不屑。

新乡市中医院怎么样
鄢陵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
西宁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