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雷诀第七百二十七章道剑之争

2020-01-25 08:0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雷诀 第七百二十七章 道剑之争

雷震宇孤独的站在尽是废墟的战场上,衣衫褴褛,浑身淌血,形单影只,极尽凄凉。笔ΩΔΩ趣』阁Ω.

而他的身后则是一脸桀骜不驯的无情的我。

无情的我看向雷震宇的背影,冷漠的道:“那条河你没有教我,是要防着我吧?”

雷震宇回头,道:“等你我葬掉这个天,我给你自由,到时你是你,我是我,你若想取而代之可以试着来杀我,我不会用那条河镇杀你!”

无情的我沉默。雷震宇看了他一眼便将他收了起来,然后如同一个战场独活的人,将老一辈的鲜血碎体还有他们生前的物品只要能存留下来的都一一收集起来。

此时的他心中压着千世恨万古怒,但他一直强忍着,他的路还很长,还无数的事情急需去处理,根本没有时间去悲伤。

“你们不会白死的,不会的!”雷震宇握紧拳头,他终是没能抑制住自己,匍匐在尽是废墟的战场中央,悲泣起来。

而他此时的身影看着是如此的孤独和凄凉。

雷震宇哭到伤心处,天地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悲伤,竟然开始下起了磅礴的血雨,而且一下就是十年。

十年血雨,彻底改变了天域的原貌,本来就已经被打得凄惨,现在看着就更加寒碜了。

天域从开天开始就繁盛到极点的时代从这一场诸天之战开始便彻底结束,天域已经不是原来的天域了。

诸天之战几乎灭掉天域所有的宇天帝巅峰强者,除了已经进入永恒黑暗之地的,天域目前还有宇天帝巅峰强者的有两处地方。

一处是在西方一个无尽的雪山山脉,一个则在北方一个高不见顶的仙山上。

天域四处都在下血雨,唯有这两处地方天空一直很晴朗。

十年后的一天一座巍峨的雪山上,一名身穿黄色罗裙的女子静静的盘坐在一个银装素裹的女人身后。

那个女人一头如瀑长披散到腰间,她面向山崖,看不清脸目,但看那身影和身段就能判断出这个女人绝对是世间难得的美人。

而在她的身旁放着一把断剑,剑体雪白,但却要血光之相。

身穿黄色罗裙的女子看了一眼前面盘坐的女人,轻轻道:“师尊,他胜出了,我现在就去斩他!”

前面的那个女人微微抬头,看向雷震宇方向,眸内一滴清泪缓缓淌出,后面的黄圣然并没有察觉。

“像又不像!”那女人微微一笑,听得后面的黄圣然有些莫名其妙。

但如果雷震宇在这里的话定能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他与老匹夫像又不像。

铮!

那女人身旁的那柄断剑出一声剑啸,随后自的漂浮在她的跟前。

那女人随后接过那柄剑,目露缅怀之色,她左手持剑,右手则不断抚摸那断剑处的横截面,似乎要从那里感受到另外一个人的体温一样。

黄圣然震惊,她的师尊已经放下剑不知多少年了,传言自从灭天之战结束后她就不再触碰那柄剑。

但现在她师尊竟然自动碰了,难道要有恐怖的事情生了?

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师尊的恐怖,就是轮回天帝他们几个见到她师尊都要以礼相待,不敢有任何不敬。

如果说老匹夫是开天第一人,那她师尊绝对是开天第一女人!

后世人尊称老匹夫为古天帝,但却尊称眼前的这个女人为女天帝,代表着女人第一人。

当年唯有神龙王能与之比肩,但神龙王是魔兽界的第一人,被尊称为龙天帝,与女天帝并不冲突。

可以说在雷震宇崛起之前老匹夫、神龙王以及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开天后最恐怖的三个人,除非是永恒黑暗之地的存在,否则无人可以比肩。

“徒儿,知道我为什么要培育出种道魔树吗?”那个女人淡淡的道。

黄圣然一愣,不知道她师尊这个时候为何还扯到这个不痛不痒的问题上。不过既然是她师尊提问,她就必须认真回答,道:“是为了压制他的向己叩道!”

女天帝沉默,过了一会叹了一声道:“我培育他只是要证明一件事,就是道与剑之间哪一个才是出路。”

黄圣然瞳孔猛的放大,震惊的道:“怎么会……”

“徒儿,知道这把剑为何断吗?”女天帝没有过多的解释种道魔树的事情,可能是在她看来种道魔树已经失败,是个失败品而已。

黄圣然脸色有点苍白,因为她师尊今天无比反常,但她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是永恒黑暗之地的存在!”

因为在她看来,能崩断她师尊剑的除了那里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哎!”女天帝第二次叹气,眸内蓄满了泪光,悠悠道:“是他的老爹崩断的!”

黄圣然这一次满脸震骇,久久不能语。

“当年我以剑道问鼎,他老爹则踩着诸天万道问鼎。后来他向天起了总攻,带领一大波恐怖的人物爆了灭天之战,而我便是除了神龙王外他身边最强大的人。”

“当时我与神龙王都深深的爱上了他,但他最终却选择了神龙王并诞下现在的他。我一怒之下便离他而去。”

“不过他选择神龙王只是我离开的一个借口,因为早在之前我就与他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认为他的路根本行不通,唯有走至强的剑道,才可斩开那黑暗,得见光明。”

“后来灭天之战迎来了最关键的一战,他杀进了永恒黑暗之地。永恒黑暗之地的那个存在曾在我离他而去的时候接见过我,那时我就知道不管是我的剑道还是他的天道都不可能踏出一条道,走向光明。”

“所以那一战我去了,本想一剑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那一剑却成了诀别之剑!”女天帝神色凄苦的道。

黄圣然听了浑身颤抖,面色苍白如纸,颤声道:“那柄剑就是刺他老爹时被他崩断的?”

“正是!”女天帝此时已经泪流满面,道:“他曾说我是他最信任的女人,神龙王是他最爱的女人,一个是知己,一个是爱人。但我这个知己却不能与他一起,并肩作战到最后。”

黄圣然这时已经大概能够猜到自己的使命,面色更加苍白,她站了起来又扑通一声跪在女天帝后面,哽咽道:“弟子的命是师尊给的,师尊让我做什么弟子就会不顾一切的去做,万死不辞!”

女天帝这时依然盘坐着,她抬头看了一眼无尽星空之外的雷震宇,那里雷震宇同样是跪在地上,已经痛哭十年。

“他应该要叫我一声姑姑吧。”女天帝微笑,然后她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黄圣然。

而这时终于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个不输神龙王的绝世美人,岁月似乎不能在她脸上刻下任何的痕迹,但唯有那双眼睛,怎么藏都藏不住那深深的疲倦与沧桑。

“他布了一个亿古局,我同样也布了一个亿古局,两个局分别就是雷震宇和你。当年神龙王舍生将雷震宇打入轮回,我也同样舍生将你打入轮回,并在同一个时间节点相遇,那就是那个古龙村。”

“他和神龙王都低估了永恒黑暗之地的力量,如果按照他布置的那个棋局雷震宇不可能胜出,所以必须有你。唯有你在他面前死去,他才能踏出最后一步!”女天帝将黄圣然扶起,此时她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黄圣然同样如此,面色愈加苍白,到此刻她才明白她与雷震宇的宿命竟是如此的恩怨纠缠,她情不自禁的涌入女天帝怀里,哭道:“师尊,就没别的路了吗?”

女天帝暗叹,黄圣然是雷震宇的未婚妻,有着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雷震宇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他割舍不下黄圣然。

而黄圣然聪明绝顶,虽然过去已经被斩断,但她是看着雷震宇一步步走过来的,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因果。

“儿女私情,我当年就是太在意这个,才导致最爱的人死去,否则现在也应该是我和他一起重生,去杀出一片天,而不是靠着雷震宇和你去拼去杀!”女天帝悠悠的道。

黄圣然听了哭得更加厉害,但过了一会她便停止的哭泣,道:“我知道了,等下我即刻出,前往永恒黑暗之地等他。”

“你是我当年捡回来的一个孩子,你就是我的女儿,希望你不要恨我!”女天帝抚摸着黄圣然的头道。

“师尊!”黄圣然彻底泪崩,女天帝的命是苦的,但她的命何尝不苦。

她与雷震宇本来就有一段人人羡慕的爱情,但为了大局,她只能是一个棋子,要在雷震宇面前被永恒黑暗之地的存在杀死,这样的宿命真的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我当年与神龙王一样耗尽了所有生命才把你送了出去,以后如果有轮回,不,以后应该不会有轮回了,但我们娘俩的亲情却是有始无终!”女天帝道。

黄圣然听了哭得更厉害了,因为她知道她的师尊会去见雷震宇一面,而之后就要魂归天地,再也见不到了。

“我当年欠他的,我的女儿来还,我也有脸下去见他了。”女天帝望着星空喃喃道。

黄圣然从女天帝怀里站了起来,她再一次跪下给女天帝磕了三个头,随后便转身,带上那个蒙面女子飞向永恒黑暗之地。

女天帝怔怔的看着她,泪眼朦胧,似乎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成医附院专家
淮安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太原治白癜风的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安徽能治妇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