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苍龙至尊第二百九十章众志成城

2020-01-26 01:3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龙至尊 第二百九十章 众志成城

即使众人依次防御,可是面对着武宗境界的郝无极,依旧是有些力不从心,

现在的情况看起來不像是欧阳武他们围攻郝无极,反倒像是郝无极将他们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因为地面之上巅峰武尊境界的高手都是抽调出來对付郝无极,即使人数上占着优势,丁家,欧阳家众人与郝家之人也只是战了个旗鼓相当,一时间战斗变得更加胶着起來,

“奉先兄,我來助你们一臂之力,”只听怒喝一声,那炼制完丹药的林聪也是终于腾出手來,凌空飞渡,加入到了对于郝无极的围攻之中,

“林老弟,终于见到你了,刚才我还疑惑你不会是找个地方藏起來了吧,”看着与自己并肩战斗的林聪,丁奉先苦中作乐道,

“奉先兄莫嘲笑与我,虽然我战力不够强大,但是我的战斗意志却是绝对不会输给你们,不信咱们就比比,看谁能坚持到最后,”林聪回应道,

林聪不仅炼丹术上造诣精湛,修为更是早早的达到了巅峰武尊的境界,如果不是因为将自己的所有时间与精力都奉献给炼丹术,可能他早就突破成为武宗境界的老怪了,

“好,那咱们就比比看,到底谁能坚持到最后,武宗也是人,他也会恐惧,实在不行我拼着自爆也要将其拉下水,再说了,郝无极的灵力也是有一定的限度,我就不信凭我们八人,还无法将他成功困住,”丁奉先情绪激昂的吼道,

“十里葬花,”

林聪点头回应之后,也是使出自己的拿手绝技,一剑挥出,漫天残花败叶虚影纷飞,那片萧瑟枯寂之感,就算是同为巅峰武尊境界的丁奉先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一股绝望之意缓缓滋生而出,

而作为攻击对象的郝无极更是首当其冲,在这股枯寂意境的影响下,出手也是有了些许的不协调,一身实力也是大打折扣,

“林老弟这手枯荣剑术的威力又是增长了不少啊,”丁奉先心底暗道一声道,

大家相交几十年,几人都是知根知底,所以见到林聪已经使出了最强武技,丁奉先,欧阳武等人也是全力爆发出來,灵力奔腾间,一山一矛的虚影也是在虚空之中幻化而出,

“山崩地裂,”

伴着压抑的怒吼声,欧阳武的身前也是凝聚出一座高达百丈的巍峨山岳,在注入磅礴的灵力之后,那山岳之影也是有如实质,对着渺小的郝无极重重砸下,

至于丁奉先凝聚出來的巨矛,也是散发出一股亘古洪荒的气息,那恐怖的威力,竟然直逼武宗强者的攻击,

面对着这些武尊的巅峰一击,就算是郝无极也是有些心惊,将刚才开始的轻视之心完全收敛,这个时候,如果他稍不注意,极有可能落得个陨落当场的局面,

“万法无极印,”

郝无极猛的退后一步,一双手掌也是连连变化出无数繁复的手印在,在胸前凝聚成道道透明的掌印,呼啸间便是冲天而起,向着半空之中的山岳与巨矛袭去,

身为武宗强者,郝无极打出的每一道掌印看似平淡无奇,但是都有着巅峰武尊的可怕威势,

第一道掌印在与山岳碰撞之后,仅仅使的那巍峨山岳稍微停止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然而,在那透明掌印接二连三的轰击在那山岳之上以后,那山岳最终也是不堪重负,轰然爆碎开來,一道惊雷般的爆响声响彻云霄,恐怖的能量涟漪,如同波纹一般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此事说來话长,但时间上才不过仅仅过去数秒钟的时间,在将那百丈山岳轰碎之后,郝无极也是如同鬼魅一般,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那道巨矛的旁边,沒有丝毫的畏惧,包裹着浓郁灵力的拳头已经悍然轰击在巨矛的尖端,

再一次极为刺耳的嗡鸣声响起,那巨矛竟然瞬间被崩飞而去,而郝无极的身影也是轻飘飘的后退数步,将那股巨力卸了出去,

瞬间破灭丁奉先与欧阳武的绝杀攻势,让得两人因为反噬收了不轻伤势,而郝无极尚來不及得到丝毫的喘息,其余武尊强者的攻击已经接踵而至,即使以他武宗之威,也只能暂避锋芒,

“轰,”

恐怖的能量流交织在一起,就连空间都是出现微微的扭曲,这般恐怖的能量爆发出來,比之正在打得火热的丁伯通与申屠雄都是不弱分毫,

尽管郝无极已经闪避的极为及时,但依旧被恐怖的余波击中,防御衣袍瞬间破碎,嘴角也是忍不住溢出了丝丝鲜血,战斗进行到这个时候,武宗郝无极终于受伤了,

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大家加把劲,趁他病要他命,绝对不能给郝无极喘息的机会,”欧阳武强忍着五脏六腑间传來的疼痛,咬紧牙关道,

“妈的,沒想到这帮小辈联合起來的威力如此之强,看來需要改变战术才是,”使劲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之后,郝无极沉声道,

蚁多咬死象,在灵力急剧消耗之下,被八人围攻的郝无极也是终于有些害怕了,

地面之上,惨烈的战斗依旧在继续着,可是天空之上的三道战团却是谁也沒有心思关注下面之人的输赢,他们都是清楚,这里才是左右战局的关键,这里不管是谁分出胜负,胜利的天平必将向谁倾斜,

“丁伯通,怎么样,我这怨魂攻击的手段还不错吧,你难道沒有觉得这幅魂魄有些眼熟,他当年可是随着你围杀过我,只不过后來被我击杀之后收了魂魄,磨灭掉他本來的意志之后,已经被我炼化成我众多怨魂之中的一个,哈哈哈....”看着那被自己逼得狼狈不堪的丁伯通,申万屠狞笑一声道,

“申万屠,我能杀你一次,就一定能杀你第二次,这一会,历史不会重演,我一定将你挫骨扬灰,”丁伯通怒火冲天的吼道,

“爆炎术,焚灭天下,”

只见丁伯通挥手间,雄浑的灵力也是转化为无尽的烈焰,凝成一道火海,自己置身其中,就犹如火焰君王,那炙热的炎力,使得任何怨魂都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一瞬间,天空之上一黄一红两团身影,煞是引人注目,

“申万屠,你的血海不是威力不穷吗,來试试我这漫天火焰能不能将它焚灭干净,”丁伯通怒吼着,一改刚才的颓势,主动出击,不断的向着申万屠轰击而去,

火焰乃是属于至阳至刚之力,正好克制冤魂的阴邪冰寒,现在的丁伯通,已经有压制申万屠的趋势,

“血海滔滔,尸骨不绝,”

就算自己的攻击被克制,但申万屠却沒有丝毫气馁,一招手,无尽的血海再次涌出,如同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向着丁伯通用扑去,更加诡异的是,在那血海之上,还有着一具具支离破碎的骨头不断沉浮着,看起來极为瘆人,

在那血海与丁伯通的火焰之海触碰的一霎,四周就不断的发出滋啦滋啦的灼烧之声,血海在被蒸发的同时,火焰之力也是消散不少,而且,那一块块惨白的骨头在接触火焰的时候,其上竟然散发出无比冰寒的气息,大片大片的火焰都是开始熄灭,仿佛火焰灼烧的不是骨头,而是一块块万载寒冰,

见此情景,丁伯通的眉头也是忍不住紧皱起來,二十年沒见,这申万屠修为虽然沒有寸进,但是比之以前的却是更加难缠起來,

今天这般手段,在以往的时候,丁伯通从來就沒有见过,看得出來应该是申万屠销声匿迹这些年新钻研出來的邪法,

“申屠雄,给你吃一个这个,”为了能够早点结束战斗,丁伯通也是一脸肉痛的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一枚漆黑的圆球,经过特殊的手法激发之后,狠狠的向着申屠雄砸去,自己也是急速逃遁而去,

“妈的,灭神雷,”见到那其貌不扬的黑球的一霎,申屠雄也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灭神雷别看体积不大,但是威力却是堪称恐怖,一瞬间爆发出的毁灭性力量,就算是武宗一个大意之下也要被重创,武尊如果被命中,更是有死无生,

灭神雷的威力如此之大,价格自然也是昂贵至极,每一枚都要数千万中品灵石才能购得,所以就算是以丁家的家大业大,丁伯通也是心疼的不得了,不过这种东西本來就是作为杀手锏的存在,如今不用,更待何时,

丁伯通身为丁家的真正掌舵者,身家之雄厚,就算是整个落日城都是鲜有能与之媲美的,与之相比,出身平庸的申万屠身价就寒酸无比,

虽然在郝家藏身的时候,一应修炼资源都是极为充沛,但是也就只够申万屠修炼之用,想要攒下來,根本就是痴人说梦,现在的他除了一身实力之外,全部身家加起來可能还不上一名巅峰武尊高手丰厚,

不要说灭神雷这种一次性消耗的大杀器,就算是武宗的标配玄器,他都还沒有的都一件,

浙江省人民医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具体地址
白癜风遗传
菏泽著名牛皮癣医院
东莞牛皮癣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