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真實解讀四川畫派特殊時代的特殊產物

2019-11-08 23:0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实解读“四川画派” 特殊时代的特殊产物

近日,由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中外博艺画廊承办的“四川画派30年学术回顾展”在北京盛大开幕四川美院偏于西南一隅,却人才辈出,为业内外人士提供了无穷无尽的话题 四川美院当年频频出彩 30年前,一批知青、工人、社会青年参加了文革后恢复的首次高考,考入了四川美院这批77级油画班后来成了四川画派的主力军,在短短几十年的中国油画史间,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何多苓、罗中立、高小华、程丛林、周春芽、张晓刚、杨千、秦明、朱毅勇……他们在没有毕业时,就已经掀起一阵又一阵浪潮 “上世纪80年代初,四川美院在‘伤痕’和‘乡土’两个时期,出现了一批影响中国画坛的艺术家,由于这批艺术家在艺术风格和作品的精神内涵表现上有着某种相似性,当时的理论界将他们统称为‘四川画派’”“四川画派30年学术回顾展”的策展人何桂彦这样告诉 从本科再到考上了王林教授的研究生,直到后来留校,何桂彦在川美呆了十年,也是深受四川画派的影响,他策划的此次展览梳理了四川油画在过去三十年中各个时期出现的艺术运动和艺术风格,例如1976—1979年的“文革后美术”、年的“伤痕美术”、1980年的“野草画会”、年的“乡土绘画”,接下来是“生命流表现画风”、“抒情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风格”等等——时至今日,四川美院仍然没有走出30年前四川画派的影响 1979年到1984年期间,高小华、程丛林、何多苓、罗中立等一批画家相继创作了《为什么》、《赶火车》、《春风已经苏醒》、《父亲》等一批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最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十余年后,四川美院又迎来另一次创作高峰,从1993年开始的五六年内,与“乡土”、“伤痕”的老、古、旧不同,张晓刚、叶永青、忻海州、钟飙等川美艺术家除了注重作品的本土文化外,更强调对都市文化和个人生存体验的“陌生”化表现 临摹名画先要排队洗手 四川画派的崛起,为什么偏偏会发生在重庆呢?在何桂彦看来,主要是77、78级这批学生基础好,有丰富的生活阅历,所以他们一进校就搞创作,像《父亲》、《春风已经苏醒》、《春》都是在大学一、二年级时创作的 勤奋则是所有77、78级学生回忆大学生活的共同感受罗中立有一段回忆,当时学校资料特别少,他记得有一次学校进了一个《世界美术全集》,老师带学生看画册都要排队、洗手、戴白手套,后来干脆平铺在玻璃柜里,学生去描,一个画页30天才能画完 同为77级的杨千和秦明回忆,那时文革刚刚结束,电力供应不太足,校园经常停电七点钟一停电,他们就到九龙坡火车站画速写 在77、78级后辈的何桂彦看来,“四川画派”的价值在于见证了社会过程,像高小华的《为什么》是对文革的反思、罗中立的《父亲》和其后的《故乡组画》,体现了80年代初中国农村经济改革时乡土文化的现代性 所以,四川画派的诞生,是特殊时代的特殊产物,而且发生在当时地理位置相对偏远的重庆,就更是一个奇迹

什么拉拉裤吸水性好薄
慢性心律失常危害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