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消失在消逝的世界

2019-09-13 04:46: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群小伙伴在河边玩耍,林得也在其中。河岸上只有光秃秃的石子,连根草都没有。河不宽,河水也很浅,但是河床有一米多深。有人提议到河里去玩,大家都表示同意。于是小伙伴们一个个都爬到河里。水只到小腿,很清凉,温柔的拥抱着每一寸肌肤。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隆声,决堤的河水从远处奔来。每一滴水珠都面目凶狠的咆哮着,像所有灾难片中演的那样,恨不得冲出镜头,湮没一切。
可奇怪的是,林得觉的嘴里很粘,还有点酸酸的。这不是河水的味道。疑惑之中,终于睁开眼睛。他看到一个女人躺在枕侧摆弄着手机,似乎还未发觉他的目光。
“昨天我们……”
“醒啦!你回来就睡着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女人拿开手机,两人的目光在无障碍的空气中相遇。女人坐起来盘着腿,继续看着林得。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林得依然躺着,伸手拢了拢没有埋进枕头里的头发。
“因为我没钱打车。”女人说得很认真,似乎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谎言。
林得缓缓起身,四处张望了一下。女人大概看出了他的意图,急忙道:“你的钱包在桌子上。昨天你吐了一身,我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拿钱走人?”
“那样不太好吧。还是应该等你醒来说清楚。”
林得微微怔了一下,下床穿上人字拖,一步一声的把钱包拿来,掏出五十元递给她。然后转身点了支烟,又坐到床上,开始打量着。其实他还不能称为女人,只有二十来岁,头发披散下来,脸上没有妆,显然已经借这里的浴室用过了。
“吐到你身上了么?”
“没有,只是沾了些味道。我在这里洗了澡,你不会介意吧?”
林得浅浅的笑了一下。“没事,你不介意就好。”
“那好,这是我的电话。我今天还有事,如果你想把昨晚补回来的话,我随时奉陪。”她用说外交辞令般的口气说完,好像弥补这一晚的空白是她的责任一样。然后丢下一张纸,走了。
听到门响后,林得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到底是可爱还是幼稚还是傻,这样一个女孩居然会出来玩。


大概两年前,林得还是个大学生,不过连肄业都算不上,他是被退学的。原因很简单,他在厕所里与人发生口角,其内容不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此处不以赘述。然后发生了肉体冲突。对于打架本身的道德评判暂且不论,其关键问题是时机。很巧的是学校正在评估期间,更巧的是评估团的一位领导当时也在厕所。就这样,林得正式告别学生身份,被无情的抛向社会。
他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租了间房子,一室一厅。
经济来源是家里寄来的生活费和学费。关于人生的这一次重大转折,林得对家长只字未提。
过了一年浑浑噩噩、自以为很小资的生活之后,发现同届的学生都已奔忙于工作问题,于是也开始思考人生了。
由于他是被退学的,所以学历只相当于高中,更严重的问题是他的高中毕业证与他失去联络多年,恐怕早已凶多吉少。于是,他猛然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的学全都白上了。如果回家的话,父母凭借自己的社会网络,给他找份工作多半不成问题,但他们恐怕难以接受林得被退学的残酷事实。
起初林得还去了几家公司面试。结果可想而知。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一间电脑专卖店做店员,每月大概一千块。虽然钱不多,但也算有成就感。


林得的生活总会有一些意外。这一次是徐子兴来看他。
他们是大学的室友,基本没有交情。徐子兴的人缘不错,有很多朋友。但这种朋友关系同林得他们的不大相同,不知是加了蜜还是投了毒。
“过得怎么样?”徐子兴满脸关爱的问道。
“还好,比宿舍里宽敞。”林得一贯冷冷的回应他。同时也在飞速思考他来的目的。
“你靠什么生活?出去打工么?”徐打量着桌上的啤酒罐和各种零食,眼中露出了一丝欣慰。
林得极其敏感的捕捉到这一信息,却无法解释。
“女人。”林得继续冷冷的。不等徐子兴组装出惊讶的表情,林得突然恍然大悟般说道:“你……是代表党组织来看望我的?”这是他在此时想出的唯一理由。这家伙高中就已经入党,大学里天天带着一副领导视察的派头东奔西走,好不易乐乎。
“呃……不是,我这次是代表我个人。如果林得同学迫切需要党的关怀的话,我回去就组织党员来慰问。”
“不用不用,还没那么迫切。那你是……”林得故意空出后半句等着他来接。
“我看你生活也还过的去,那欠我的三十块钱是不是可以……”这三十块大概是林得忘了,或者本就是空穴而来的无头帐,没有人知晓。
林得刚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听他这么一说本想发自本能的冷笑,没想到却被本能的呛住了,猛咳了几下,又端起半杯水灌下去才止住。
“不好意思,当初死的太匆忙。你稍等一下。”兄弟们都说林得这次被退学是凤凰涅磐,释迦圆寂,可以获得解脱了。林得心里其实是百感交集的,主要还是不好向家里交代,所以就干脆瞒住不说。对于大学曾经多少有过幻想,就这样结束,有点不舍,不过也只是比无所谓再无奈那么一点,林得宁愿把它约等于成无所谓,省得徒增烦恼。
人字脱在水泥地上发出一串啪啪的响声。林得拿着钱包走出来,用夹着烟的手把钱递过去。徐子兴大概是怕被烟烫到,有点犹豫的伸手接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得冲着转下楼梯的背影不重不轻的喊道:“有空过来坐。”此刻他似乎比较清晰的感受到了人生的存在感。真实的活在一个虚伪的世界里。


周三,销售中心很冷清。林得一个人坐在销售厅中央的单人沙发上,盯着眼前的茶几胡思乱想。茶几很有设计感,两个三棱锥叠套成一个奇异的几何体,共同支撑一块圆形磨砂玻璃。涣散的眼神再次聚集后,发现对面的单人沙发上也坐了一个人。林得抬起头,目光落在不远不近的脸庞上。
“你……”
“可以给我介绍一款么?”
“呃……”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还没准备好。”这次终于说出话来。“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嗅觉。”
“嗅觉?我很臭么?”林得抓起衣领闻了闻。
银铃般的笑声传至耳际,女孩的脸上绽开了花。
此刻林得已决定要与她共度一个奇异的夜晚。
街边的大锅热腾腾的叫嚣着。天气不算冷,但还是看到了一团一团的热气。奇异女孩选择的奇异的约会地点。林得认为这是约会,因为他很轻松、很舒服,而且有很多话。不论和谁,这样的见面就是约会。他的约会不是封建的老太太,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而现在,是他们的约会。
“经常去酒吧么?”
“没有,那是第一次。”
“哦,幸好我喝醉了。”这一句林得说的很小声,生怕她听到似的。
“听说麻辣烫有很多细菌?”林得没话找话说。
“什么东西没有呢?”
“我还以为你带着太阳眼镜吃是防毒呢。”林得一只手托着下巴,进行着典型的林得式谈话。
“我是怕熏花妆……”

“把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人,不害怕么?”林得还是问了出来。
一阵沉默,林得预料中的沉默。他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我受够了我的一切。”女孩低着头,透过有色玻璃和雾气盯着碗里的种种。“从小到大我认真的听从他们的每一句话,但当我真正想为自己活一次时,他们又把我杀死了。”林得不出声,只是目光深了一些。
“我在大学里爱上了一个女生,父母得知后以死来威胁我。最终,她休学了。”简单的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所以你决定报复他们,做一个坏女孩。”
又是一阵沉默。
忽然,林得拉起她,深深的拥进怀里。两颗棋子紧紧的贴在一起,阻隔一切磨砂外的世界。


阳光懒懒的射进来。不知是要照亮黑暗,还是要照暗光明。
“还痛么?”林得抚着她的脸庞。
“一点点。”
一间单人房成就了两个人的全部世界。

当安静成为最大愿望时,孤独就在左右。周围的一切已在喧闹中失去本真。
静静的降临在角落,曾经的世界已在身后。

共 2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消失在现实世界里的只有信念和理想,生活无奈,人生无奈,诸事只能随缘!人物很生动!问好!【编辑:古渡】
1 楼 文友: 2008-10-14 14:12: 1 描写的比较生动,故事的条理性也做了适当的安排。不过不喜欢作者给文中主人公取的名字-------林得觉的嘴里很粘,这句话对于一个读你作品的人来说是 不是有点饶舌。---------“我在大学里爱上了一个女生,父母得知后以死来威胁我。最终,她休学了。”简单的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这句话到底是从谁口中说出的也弄不清楚。浅见,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5-09-12 17: 1: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单纯尿频属于前列腺炎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拉肚子怎样快速止泻
宝宝中暑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