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不知何处安放

2020-01-17 00:3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不知何处安放

就这样,凤凰成了恺撒的老师。

但这件事并不影响她来青木城的原本目的和既定计划。

凤凰是蓝将军的学生,同时也算是半个养女。蓝将军给她灌输的理念,一向是“国家为重,私人为轻”,这点蓝将军本人未必真能做到,凤凰却是深深受其影响,并将之贯彻。

凤凰很少对什么人或事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实际上是因为她心里想的都是帝国的未来;而在北国的潜伏岁月里,她又比所有帝国人更加了解战斗法师的可怕,因此对于未来,她其实并没有任何胜利的把握,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尽力而为”四个字罢了。

所以,之后的事情,只不过是人随着世界的车轮往前滚动,被卷入漩涡的中心,根本身不由己。

先是恺撒进了实验部之后遭遇刺杀。而后到了美食岛狩猎季,战斗法师效法之前的龙道试炼,封岛屠戮参与狩猎季的帝国年轻一代的优秀人才。

帝国内部也不安定。狩猎季不久后的全国统考中,森林族、地球街、还有十二圆桌这三大势力,更是借着统考,联手向军部施加压力,试图争取到来年那最重要的一次龙道试炼的参与名额。十二圆桌家族还因为和恺撒的私怨,继续在统考中给他压迫,暗中使坏。

直到统考行将结束时,罗伊家族叛变,矛头直指向当时已经锋芒初露的恺撒;同时青木城外海域上,战斗法师掀起滔天海啸,意图水淹整个青木城。

一件件事情接连而来,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帝国这边紧锣密鼓地为了下一次龙道而筹划准备,向来主动进攻的北国,又怎么会闲着?

正因如此,统考结束之后,成绩优异的恺撒并没有去帝都的三大院,反而在凤凰的坚持下,参与了帝都的身份保护计划,隐藏于凤凰城的女子学院,韬光养晦。

即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恺撒的表现依然反复刷新着凤凰对他的预期。

他去了横断山脉参军磨砺。

回归帝都后,又因为拒绝继续参加“身份保护计划”,而受到了整个军部的审判,并在审判之中力克李维,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和潜力不再需要计划保护,已经完全具备了第二次前往龙道的资格。

然后在龙道之行前夕,帝都的一家铁匠铺里,刚刚和蓝将军订婚的凤凰,收到了恺撒亲手打造的那对耳坠,然后亲耳听到对方说出那句:“我就是易,击败希洛的神匠,易。”

恺撒是个潜力极大的少年,这是凤凰对恺撒的判断,也是她收他做学生的理由。

在凤凰心目中,恺撒被世人严重低估了,但某一刻她骤然惊觉:原来低估了恺撒的人,不只有世人,其实也包括她自己。

“我收了个了不起的学生呢,也不知道他未来究竟会达到什么样的境界……”这是收到耳坠的那个夜晚,凤凰心里所想的。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是的,凤凰一直把恺撒当学生,当作一个潜力无穷的少年。

那个在她被蓝将军询问是否答应订婚的时候,在她脑海中跳跃出来,让她有过那么一瞬间的犹疑的身影,并不是她的学生恺撒。

而是在青木城外、滔天海啸巨浪之中、那个气吞山河力挽狂澜的灰色铠甲啊!

凤凰不太懂得什么是爱情,从小到大也没有过陷入恋爱的感受滋味,她心里是把自己奉献给帝国的。

所以在蓝将军求婚的时候,她没有特别喜欢,也没有讨厌,只是吃惊。

但她还是答应了,蓝将军的求婚。

或许那时候的她,内心深处的理智很明白:那来历不明神秘莫测的灰色铠甲,终究只是个不切实际的梦罢。

强大的理性力量,一直是凤凰最重视的武器。另一方面,世界大轮的碾压滚动,也让她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个人的事情了,因为龙道再度开启,百年来南北之间最重要的一次较量再次拉开序幕。

凤凰入龙道,再出龙道。

而后被俘北国。

以凤凰那般理性坚毅的性子,都已经感到绝望了,她曾在北国潜伏多年,对四大门徒都了解了不少,却始终不了解战斗大统领。

正因为不了解,才明白那位的可怕,可怕到旁人无法去了解。

面对战斗大统领,凤凰本已抱了必死的决心,想要尽力在死前为帝国再做点什么。

说来也奇怪,本来沉重的决死之意,在某一刻忽然如冰雪遇阳般消融,只剩下浑身上下的暖烘烘的感觉,一向稳定的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那是在黑色咏战的一处民居里,久违的灰色铠甲,再次神兵天降般出现在凤凰身后的时候。

凤凰至今都记得那人那时对自己说得三句话:

“回南方。”

“速疗伤。”

“别逞强。”

她也清楚地记得,当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飞离黑色咏战的时候,当自己眼睁睁看着将自己推开的那个灰色身影转身扑向战斗大统领和罗素的战团的时候的感受。

那时候,她的心很痛。

由于梦中的画面是破碎而片面的,往事急速闪略而过,但那种心痛的感觉,却盘踞在此刻昏睡中的凤凰的心头,沉淀得更加深刻浓厚。

凤凰一直在追查灰色铠甲的真实身份,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学生恺撒或许和灰色铠甲存在联系。

但想想又觉不太可能,毕竟一个是平日里看到自己就有些呆头呆脑的少年,另一个却是好像暗中守护着自己的给人以从未有过的安定感的……男人。

一个少年,一个男人,两个截然不同的样子,渐渐在凤凰的梦里合二为一。

凤凰看到那灰色铠甲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拆下了头盔上的面罩,露出了恺撒的脸,他笑着对自己说:“哟,好久不见。”

心头剧烈跳动!

凤凰啊的一声低呼,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浑身大汗淋漓,一颗心脏在胸腔中扑通扑通地狂跳,久久不愿意减轻放缓。

这里是蓝将军府邸中的一间布置低调而奢华的卧室。

房间里静谧安宁,窗外残月高悬,距离中午的圣迹广场大战,已是过去了一天半夜,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万籁俱寂。

凤凰躺在床上,喘息未定,双眼有些茫然地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个毫无意义的点,喃喃重复着一句话:“他和他……原来竟是同一个人……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东方的天边露出了一丝白色天光。

凤凰慢慢撑着胳膊,坐起身来。

一夜的时间,让她完全从之前的圣迹广场之战的震惊无措中恢复过来,让她有时间去梳理自己的想法的感受,凤凰确认了一件事情:她终于明白自己对灰色铠甲的情绪,真的是喜欢;也明白了为什么第二次南北战争打完了将近一周,自己却没去探望恺撒。

不探望是因为她的心是乱的。

“我知道我对‘灰色铠甲’的心意了,也知道我对我的学生‘恺撒’的感受。”凤凰起身下床,走到窗边,凝望那远方朦胧飘渺的天光,心里想着,“但我不知道我对‘身为灰色铠甲的恺撒’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啊。”

本来在心中有着明确定位的两个人,忽然间变成了一个人,反而不知该如何安放。

北京京都医院预约电话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怎么预约
不育不孕多久能治好
牛皮癣治疗黑龙江哪家医院好
汕头哪里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